专家建议

当前位置:首页→专家观点专家建议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加快推进湖南乡村振兴的思考
作者:金龙新 刘 英 祝琪雅 黄振国 肖景锋 詹祎蕊 来源:原创 阅读:1167 时间:2020-11-04 字体:[  ]

0 引言

当前,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非经济因素的影响和冲击,我国发展面临的风险挑战前所未有。对此,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新一轮扩大内需战略,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方式、推进路径必然进行相应调整。乡村振兴是今后一段时期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如何顺应新发展格局,找准结合点,乘势而上,必须深入思考。

1经济发展双循环与乡村振兴互利互促

1.1经济发展双循环为乡村振兴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

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根本目的是进一步做大需求与供给相匹配、投资与消费相协调的更高水平、更高层次、更多样性的内需市场,提升各类资源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领域和城乡空间国内循环效率,实现内需和外需相互促进,更好保障国内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最大限度维护我国经济稳定发展。要实现这一目标,依然需要坚持扩大投资和扩大消费并重,需要在财政政策、金融政策、产业政策、区域发展政策、公共服务政策等方面即时跟进,推动以消费升级为导向的基础设施投资、公共服务投资、产业链投资、生态环境保护投资、出口转内销渠道优化建设投资,需要在增强和释放居民消费能力方面持续发力。这些政策的落地,为推动农业产业结构优化、产业链优化、丰富乡村业态,补齐乡村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公共服务等短板提供了发展机遇。

1.2乡村振兴为经济发展双循环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在外需紧缩或成新常态,国际资源利用面临更多障碍,城市投资空间收窄,居民消费升级的新形势下,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发掘乡村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扩大农村市场作为摆脱经济增长滞缓的重要应对策略。目前,乡村相对城市而言,产业发展基础能力薄弱、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生态建设滞后,需要更多的投入和建设,随着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发展,城乡边界加速融合,城乡居民对优质农产品、生态服务需求不断增加,乡村文化消费、绿色消费、旅游消费、健康消费、养老消费等新兴消费呈现出良好的发展趋势,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的市场机会将更加广阔。

2湖南乡村振兴现状水平评价

20189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农业农村现代化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乡村振兴是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农民现代化协同推进的过程。基于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的相关论述以及科学内涵,借鉴已有研究成果,我们从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农民现代化三个维度,通过分类构建指标体系,采用熵值法,对湖南进行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进行评价,以此来测度湖南乡村振兴现状水平。

2.1与发达省份比处于相对落后

根据综合评价测算结果(表1)可知,2018年,湖南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0.3578),与江苏省(0.7359)、浙江省(0.6872)、广东省(0.4646 )差距较大,从图1可以看出,无论是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还是农民现代化都相对落后,从农业方面看,表现在服务业占比、农产品加工产值与农业总产值比、有效用标绿色食品产品数等指标值较低,指标值分别低于江苏省14.09%23.08%42.92%,表明湖南农业产业结构仍需进一步调优,尤其要大力推进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农产品加工业的纵深发展,应更加注重农产品质量提升,大幅度提升绿色、有机农产品的有效供给能力;从农村方面看,主要差距表现在农村年人均用电量、农村宽带接入用户、每千农村人口村卫生室人员等指标发展靠后,指标值分别低于江苏省94.54%58.20%23.60 %,表明,我省农村电气化、信息化设施以及养老机构仍然短缺,必须大力提升农村基础设施、农村公共服务水平;从农民方面看,主要差距表现在人均农业增加值、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等指标值较低,指标值分别低于浙江省53.060.4635.4512.88个百分点,表明我省农民增收、农民素质提升是薄弱环节,改善农民生活水平仍是主攻方向。

1  9大省份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得分及排序

Table 1  Scores and ranks of agricultural rural modernization level in nine provinces

省份

农业现代化

农村现代化

农民现代化

综合发展水平

得分

排序

得分

排序

得分

排序

得分

排序

湖南

0.1529

4

0.1005

5

0.1044

7

0.3578

5

山西

0.0947

9

0.0433

9

0.1314

4

0.2694

9

河南

0.1298

8

0.0805

7

0.0896

9

0.2998

8

安徽

0.1867

3

0.0701

8

0.1052

6

0.3619

4

湖北

0.1370

6

0.0934

6

0.0998

8

0.3302

7

江西

0.1330

7

0.1144

4

0.1095

5

0.3569

6

江苏

0.2996

1

0.2055

1

0.2309

2

0.7359

1

浙江

0.2326

2

0.1917

2

0.2628

1

0.6872

2

广东

0.1473

5

0.1480

3

0.1694

3

0.4646

3

数据来源:根据2019年《湖南农村统计年鉴》、2018年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乡镇企业及农产品加工业年鉴》《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年鉴》《中国品牌农业年鉴》、《中国统计年鉴2019》《中国农村统计年鉴2019》和各省份2019年的统计年鉴和农村统计年鉴,以及政府官方网站公布数据测算。

2.2与中部省份比仍有提升空间

根据综合评价测算结果(表1)可知,2018年,湖南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0.3578)与江西省(0.3569 )、湖北省( 0.3302)、安徽省(0.3619)不相上下,略好于河南省(0.2998)、山西省(0.2694)。湖南仍有诸多方面发展仍有提升空间,从农业层面看,与安徽还是存在差距,主要在农业产业集聚化、生产服务联合化方面值得我省借鉴。近年来,安徽把培育龙头企业、加快农产品加工科技创新等,作为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的主攻方向,2018年,该省年加工产值超5亿元的农业产业化集群已经达到150个,其中国家级农业产业化示范基地15家,位居全国第3位。从农村层面看,与江西也有一定差距,主要是江西乡村建设规划工作起步早,推进力度大。江西始终坚持统筹规划、镇村联动、成片建设、管理跟进、建一片成一片,在全力抓好自然村整治建设的同时,以镇村联动为抓手,以培育中心村为重点,深入开展新农村建设,早在2015年底,全省行政村规划覆盖率达到90.2%,自然村规划覆盖率达到60.5%,而我省村落规划覆盖率到2016年仅为24%。从农民层面看,山西也有借鉴之处,主要表现在农村人均收入方面,2018年,山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高于城镇2.6%,特别是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12.6%,高于湖南10.9%,居全国首位。

2.3从自身纵向和横向看依然需要协同推进

从图1可以看出,虽然湖南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总体上呈现持续上升态势,但农业现代化水平的增长幅度明显高于农村现代化、农民现代化水平,甚至农民现代化水平还存在小幅波动,表明下一阶段如何推进新农村建设、提升农民素质和生活水平需要加大力度。从农业子系统看,有效灌溉率、新增绿色食品认证产品数、农林水事务支出占比等指标对农业现代化水平贡献率相对靠后,表明今后一段时期,农业基础设施升级、农产品质量提升、农业支持力度加大仍然是我省发展农业现代化的短板和重要内容。从农村子系统看,每千农村人口村卫生室人员,农村养老机构数等指标相比2015年,减幅分别为3.15%15.73%,表明在我省农村现代化进程中,农村公共服务建设仍是薄弱环节。从农民子系统看,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指标由201014.50%下降至20188.94%,表明,我省农业增收后劲不足,农民收入增速放缓。

        1  2010-2018年湖南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

Fig.1 Scores of agricultural rural modernization level in Hunan provinces, 2010-2018

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9年《湖南农村统计年鉴》《湖南统计年鉴》《中国农村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2010-2018年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乡镇企业及农产品加工业年鉴》《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年鉴》《中国品牌农业年鉴》,以及政府官方网站公布数据测算。

3“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加快推进湖南乡村振兴的主要着力点

3.1基于投资与消费需求潜力双释放,加快构建以消费升级为导向的农业农村产业体系

湖南是粮食大省,以水稻、生猪为主的常规大宗农产品生产一直在农业产业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由于受资金、技术和配套设施的影响,生产方式依然以传统粗放型为主,新、奇、特小宗农产品开发和绿色、有机农产品的有效供给乏力,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农产品加工业需要纵深发展,农村优质生态资源和文化资源开发尚处在初级阶段,必须加快构建以消费升级为导向的农业农村产业体系,释放投资和消费潜力。一是加大优质水稻、油料、畜禽、水产品等重要农产品生产适度规模化、标准化、机械化、加工化、信息化、品牌化等方面基础能力建设投资力度,推动精细型农业、加工型农业、设施化农业、智慧型农业发展,增加优质产品有效供给能力、提升供给效率,满足居民多元化需求;二是以两品一标农产品为重点,加大地方特色产业,特别偏远贫困地区特色产业扶持开发力度,发展特色种养,开发特色食品,传承特色技艺,促进乡土生态产品出村进城;因地制宜发展乡愁经济假日经济,加大休闲观光农业示范点(村镇、园、农庄)、乡村旅游精品线路、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投资力度,拓展乡村文化体验、绿色观光、生态康养等功能,增加乡村生态服务供给;三是大力发展农村生产性服务业,坚持走农业合作化道路,加大规模合作社、联合体、产业协会、合伙农场等新型主体支持力度,增强其作业装备水平、经营信息化水平,开展面向小农户的农资供应、绿色生产技术、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农机作业、农产品初加工、储藏、信息化等服务。

3.2基于促进投资和消费双增长,着力提升农村新型消费型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和信息化程度提高,优质农产品消费、文化娱乐教育消费、农村养老消费、休闲旅游消费、网上消费等呈现上涨趋势,信息化设施、冷链物流、农村电商、生态资源开发等需要大量投资,湖南在这方面投资和消费增长空间大,特别是湘西地区有丰富的特色农产品,有优质的农村生态、文化资源,但仍有近40%的行政村存在通讯不畅、出行不便、文娱缺乏等问题,必须着力提升农村新型消费型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一是推进乡村新型消费设施投资布局,加快乡村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普及农村宽带通信网、移动互联网、数字电视网,促进消费新业态、新模式、新场景的普及应用,激发新消费需求;二是推动城乡冷链物流、农村电商基础设施有机衔接,形成覆盖农产品生产、加工、运输、储存、销售等环节的全程冷链物流体系,促进形成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畅通、线上线下融合的农产品流通体系和现代农村市场体系,满足居民品质化消费需求;三是加强传统村落、农村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修复、开发,强化各类自然保护区、生态景观、自然湿地保护、利用、管控,加大乡村休闲服务配套设施建设,顺应全域旅游新需求。

3.3基于双循环双促进,创新建设农产品内销外销市场体系

湖南地处中三角、长三角、珠三角的结合区域位置,有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过渡带、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即一带一部)区位优势,随着湖南自贸区建设推进,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的叠加效应将持续放大,应利用好这些有利条件,创新建设农产品内销外销市场体系。一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不断释放内需潜力,要积极对接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推动外销主要农产品、涉外农业企业在区域内进行深度合作,在市场推广、品牌代理、销售渠道拓展等方面建设合作平台;要支持涉外农业企业精准对接国内市场消费升级需求,搭建产品展示展销平台,建设品牌展示馆,运用互联网+品牌推广直播+电商、场景体验等模式,培育网红品牌,畅通出口转内销渠道;二是提升对外开放能力,稳定国际市场,要支持有条件的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农业合作,推进境外重点农业合作园区建设,培育一批跨国农业企业集团;三是提升农产品品质,优化市场环境,要加大农产品身份证管理,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加强市场秩序整顿,严厉打击假冒伪劣行为,提振国内市场消费信心。

3.4基于城市农村对国内市场双支撑,稳步增强基本民生保障能力

目前,相比发达省份,湖南农村居民收入和城镇化水平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还比较落后,城乡差距大,民生保障能力弱,不能形成比较稳定的农村消费市场,必须稳步增强基本民生保障能力。一是坚持民生导向、产业导向、生态导向兼顾,推动道路、水、电、通讯、污水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向乡村延伸,实现管、线、网城乡互联互通;二是完善县城综合服务功能和承接中心城市产业转移能力建设,加强以城中村、特色村(镇)、产业强村(镇)、市郊城镇(社区)等为中心的农民生活服务圈建设,完善公共服务设施,推动圈内就业、教育、文化、医疗、养老等资源高度共享;三是着重补齐基层就地城镇化、乡村集体经济经济发展、社会化服务型共享型新业态培育、农村公益性岗位人员配备和经费保障等短板,支持家庭农场、手工作坊、乡村车间发展,鼓励环境友好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乡村转移,促进农民就近就地就业,开展定向、定岗、订单式转移就业培训,提升农民就业质量;四是持续优化政策供给,加强农业三个体系有效衔接、提升农业补贴的精准性、扩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覆盖面、深化农村三块地改革,促进产业发展价值更多留在农村,农村资源进一步盘活,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经营性收入,提升农村居民消费能力;五是扩大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覆盖面,推动农村教育就近、减负、提质,加强农村养老保险和多元化服务供给,推进低保制度和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制度城乡统筹,完善城乡医疗保险和大病救助制度,提振农村居民消费信心。

0731-84691280

E-mail:hnsqhs@163.com

网址:www.hnnjqh.com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马坡岭远大二路8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