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

当前位置:首页→专家观点专家建议
新时代湖南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研究
作者:邓文 刘英 黄振国 肖景峰 詹祎蕊 来源:原创 阅读:266 时间:2020-10-09 字体:[  ]

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2014年湖南在全国率先以省委、省政府名义出台《关于加快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意见》文件后,全省各地积极探索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有效途径,逐步形成了一批值得总结、可资借鉴的典型模式,有力地促进了村级集体经济发展。

本文根据收入途径,将村集体经济发展模式分为产业经济、服务经济、出租经济、其他经济四类,对全省2019年财政扶持壮大集体经济951个项目村的发展模式进行了研究,旨在为探索拓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路径,推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转型升级提供参考。

产业经济,是指村集体通过自主、合作、入股、承租、流转、发包等形式,利用村域内耕地、林地、水面、矿山、石山、厂房等资源,发展种植、养殖、加工、采掘、制造等非服务和出租型产业获得收入。

服务经济,是指村集体通过领办、创办、合办相关实体,为市场提供劳务、信息、电信、农机、代耕、烘干、仓储、加工、物流、屠宰、电商、超市、餐饮、民宿、休闲、旅游、漂流、观光、采摘、文化、艺术、教育、培训、健身、康养、园林、绿化、环卫、水电、洗车、工程、红白喜事等各类服务获得收入。

出租经济,是指村集体通过出租但不参与经营商铺门面、摊位、影院、校园、仓储设施、冷库、厂房、烤烟房、大棚、停车场、广告位等获得收入。

其他经济,是指村集体通过除产业、服务、出租以外的途径获得收入,如“飞地”(非本村域)入股分红、光伏发电创收、土地流转差价、公墓区管理费、烟税返成、公益林补贴、银行利息等。

一、全省项目村集体经济主要发展模式

考虑到部分项目村可能存在多种收入途径,为便于分析比较,对项目村各收入途径采用频次进行统计并由高到低排序累计,定义当累计采用频次达到总采用频次的50%时的若干收入途径为主要收入途径,对应的发展模式为主要发展模式。

全省项目村主要发展模式为产业经济,频次占比高达61.12%。采用了产业经济收入途径的项目村共690个(其中贫困村277个,占40.14%),分布在14市州111个县市区的597个乡镇街道。

为进一步分析,将产业经济分为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其他业四种。产业经济项目村主要产业为种植业,频次占比高达59.24%

种植业项目村共516个(其中贫困村203个,占39.34%),分布在14市州108个县市区的459个乡镇街道。参照目前湖南10大农业优势特色千亿产业划分标准,种植业主要包括粮食、蔬菜、茶叶、油菜、油茶、水果、中药材、南竹8大产业。主要种植产业为水果、蔬菜,频次占比分别为34.29%18.66%,占比累计达52.94%

二、各市州项目村集体经济主要发展模式

产业经济是各市州村级集体经济的共同主要发展模式,频次占比高达40.00%-79.59%。除产业经济外,长沙市主要发展模式还包括出租经济,湘潭市、郴州市则包括服务经济。

种植业是各市州共同主要产业,频次占比高达35.00%-76.32%。除种植业外,养殖业也是湘潭市主要产业。

主要种植产业,长沙市为水果、蔬菜、粮食,株洲市为中药材、水果,湘潭市为蔬菜、水果,衡阳市为油茶、水果,邵阳市为水果、蔬菜,岳阳市为水果、蔬菜、中药材,常德市为水果、蔬菜,张家界市为水果、粮食,益阳市为蔬菜、南竹,郴州市为水果、中药材,永州市为水果、蔬菜,怀化市为水果、中药材,娄底市为水果、油茶,湘西州为蔬菜、茶叶,各市州频次占比累计依次分别为61.54%52.38%62.50%65.52%60.29%61.29%61.36%61.29%50.00%51.16%56.12%76.19%76.92%52.63%

三、结论与讨论

研究结果表明,湖南村级集体经济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种植产业大致呈现出“2615”(260%150%)的占比分布特征。即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经济在产业经济、服务经济、出租经济、其他经济4种模式中占60%左右,主要产业种植业在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其他业4种产业中也占60左右,主要种植产业水果、蔬菜占比累计在粮食、蔬菜、茶叶、油菜、油茶、水果、中药材、南竹8大产业中则达50%左右。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种植产业占比高,一方面说明全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经济高度集聚,种植业优势明显,水果、蔬菜特色突出。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非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种植产业还存在较大的调整潜力和上升空间。

事实上,不少市州在调整优化全省非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种植产业的实践中,已经做了许多有益探索,形成了一定的区域发展优势和特色。比如,非主要发展模式方面,湘潭、怀化、株洲、张家界、湘西、娄底、郴州、永州8市州的服务经济占比达19.18%-30.00%,长沙、湘潭2市的出租经济占比均超过25%,邵阳市、长沙市的其他经济占比分别达33.08%22.22%;非主要产业方面,衡阳、湘潭、长沙、邵阳、怀化、娄底、永州、株洲、岳阳、郴州10市的养殖业占比达22.64%-35.78%,益阳市加工业占比达26.79%,湘潭市、长沙市的其他业占比分别达20.00%17.24%;非主要种植产业方面,张家界市粮食产业占比达22.58%,湘西州茶叶产业占比达26.32%,湘潭市油菜产业占比达12.50%,衡阳市、娄底市油茶产业占比分别达34.48%28.21%,株洲、怀化、郴州、岳阳4市的中药材产业占比达19.35%-28.57%,益阳市南竹产业占比达20.00%

各市州村级集体经济主要发展模式、产业、种植产业与全省相比,存在一定差异,相互间差异则更为明显。比如,主要发展模式方面,除产业经济外,长沙市还包括出租经济,湘潭市、郴州市则包括服务经济;主要产业方面,除种植业外,养殖业也是湘潭市主要产业;主要种植产业方面,长沙、岳阳2市除水果、蔬菜外,还分别包括粮食、中药材,株洲、衡阳、张家界、郴州、怀化、娄底6市除水果外,还分别包括中药材、油茶、粮食、中药材、中药材、油茶,但均不含蔬菜,益阳、湘西2市州除蔬菜外,还分别包括南竹、茶叶,但均不含水果,湘潭、邵阳、常德、永州4市的主要种植产业则与全省一致。因此,新时代全省及各市州在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时,应该做到顶层设计与基层能动相结合、因地制宜与精准施策相统一,尽量避免生搬硬套、盲目跟风、一哄而上等现象的出现。

值得指出的是,少数县市区在选择其他经济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时,“飞地”入股分红现象比较普遍,多数项目村都将扶持资金统一入股村域外一家或几家涉农或非涉农公司企业、合作社、产业园等,保底分红,获取收益。这种“抱团打包”方式可能比较省事,如果是由于上级部门作出的决定或是通过了村民代表大会决议,村班子承担的投资风险责任也相对较低,但这种“一股了之”的做法可能并不利于激发本村产业、服务或出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和增强自身“造血”功能,其利弊究竟如何还有待实践验证和进一步研究探讨。

0731-84691280

E-mail:hnsqhs@163.com

网址:www.hnnjqh.com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马坡岭远大二路892号